詩あ遠方

Menu

腹有诗书气自华

林语堂先生曾经说过:没有阅读习惯的人,就时间、空间而言简直就被监禁于周遭的环境中。他的生活完全公式化,他只限于和几个朋友接触,只看到他生活环境中发生的事情,他无法逃脱这个监狱。但当他拿起一本书,他立刻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,到另一个国家,或另一个时代,讨论一个从未想过的问题。

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,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。

杨绛先生有一句话很有意思:你的问题是读书不多,而想得太多。阅读,是可以让人慢慢沉淀下来的。记得看过一句话:一个人读书越多,身上的戾气越少。因为见过的越多,越懂得自己的无知。不争执、不偏激、不愤恨,没有刻意把读书当成一种修行,却在读书中修行了自己。

前段时间,《中国诗词大会》和《朗读者》火了,比节目更火的,是节目的主持人——董卿。很多人说:以前不怎么相信读书能变美,但是看到董卿,他们信了。原来,多读书真的能变美!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这句话,说的大概就是董卿吧。

当有一位选手告诉董卿,自己的父亲是一位盲人,十几年来口口相传教他读诗时,动情的她忍不住脱口而出:“上帝给了我浩瀚的书海,和一双看不见的眼睛,即便如此,我依然暗暗设想,天堂就是图书馆的模样。”很少有人知道,那正是阿根廷盲人作家博尔赫斯的诗作。

当听说一位离家在外的父亲为教女儿,费力把词谱成曲子时,董卿送了他一首俄罗斯诗人叶赛宁的《我记得》:当时的我是何等温柔/我把花瓣洒在你的发间/当你离开/我的心不会变凉/想起你就如同读到最心爱的文字/那般欢畅...而这些,全部都是在现场没有提词器的情况下,董卿的即兴发挥。

有人这样形容她:“ 美人当以玉为骨,雪为肤,芙蓉为面,杨柳为姿,更重要的是以诗词为心。”而这一颗玲珑剔透的诗词心,和这一身高贵优雅的气质,都是在日复一日的阅读中修炼出来的。

原来一个人的气质,真的就藏在她读过的书里。

有人说:读那么多书,能记住的也寥寥无几,这样的话,读书还有什么意义?我想用三毛的话来回答这个问题:三毛说过:读书多了,容颜自然改变,许多时候,自己可能以为很多看过的书籍都成了过眼云烟,不复记忆,其实他们仍是潜在的。在气质里,在谈吐上,在胸襟的无涯,当然也可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里。

不久前,董卿接受了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的专访。当回答记者关于读书的意义时,董卿说:“所谓读书就是为了让你能够更智慧地去看待这个世界。书肯定有更高的,更深的,随着你阅读的积累,你可以选择更深厚的一些读物,但是电视可能就是阅读的一个启蒙。我们现在出现的读本的难度和阅读相比它真的只是一个初级阶段,但是这个初级阶段的读本对你有心灵启发”(节选)。

镜头里的她,没有华丽的妆容,优雅中带着从容,眼神干净且坚毅。

对,她一直是坚毅的。在国内综艺节目热闹而简单粗暴的今天,她逆大势所趋,探讨了文化的更多可能性,而且是在她已经功成名就的今天,勇敢的用新角色挑战自己的人生!

— 于 共写了1166个字
—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